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麗玉小說 > 其他 > 帶崽歸來,總裁夜夜來哄娃 > 第19章

帶崽歸來,總裁夜夜來哄娃 第19章

作者:夏晚星薄輕筠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2-03 23:20:20

-

想到這裡,她呼吸沉了幾分。

即便,曾經的夏晚星已經死了,但她依舊要自證清白。

回到夏家,幫爸爸奪回夏家的一切。

也要保護好小甜心。

此刻,小甜心在後座睡著了,唇角甜甜的勾起,像是做了一個美夢。

夏晚心見此,一顆心有片刻的安寧。

在駛入一個十字路口後,就快到家了。

下一刻,前麵一輛林肯與前車相撞,尖叫聲響起,有人受傷了。

她臉色一變,猛打方向盤。

平安躲過追尾。

小甜心揉眼睛醒來,模模糊糊的嘟囔:“媽咪,怎麼了?”

“前麵出事故了,你在車上坐好。”

夏晚心下車後關上了門。

而後,走到林肯車旁,當看清車牌號時,她眸色一動。

這是薄老夫人的專用車。

如果冇有猜錯,上麵坐的應該是薄老夫。

身旁的人在議論著。

“剛剛那個肇事司機跑啦,快幫忙打120吧!”

她潛意識想離開,不願意趟這一趟渾水,但作為醫生的本能還是選擇了上前檢視。

林肯的司機受了輕傷,隻是手臂有擦傷。

然而,後座的薄老夫人卻傷得不輕。

司機連忙下車,想扶起薄老夫人。

夏晚心快他一步,握住他的手腕,厲聲道:“不能動她!”

司機皺眉,隻當她是鬨事者,一把甩開了她:“彆添亂行嗎?冇看到她受傷了?”

夏晚心蹙眉,打量著薄老夫人。

她的麵容比起五年前滄桑了許多,頭髮已經完全白了,可見伯母的死給她造成了很大的打擊。

此刻,她的額頭以及身上有多處傷痕,鮮血侵染了她的衣衫,已經進入了休克狀態。

她心一緊,薄老夫人曾是薄家對她最好的人。

她抿了抿唇,不由分說的推開司機。

“老夫人可能有骨折,隨意挪動會造成二次受傷,我是醫生,我可以幫她,交給我。”

司機聽言,冇再多言:“那麻煩你了,小姑娘。”

夏晚心將自己的西裝剪開,為薄老夫人做好頸部和骨折處固定。

確認她並無其他傷處後,纔將她挪在地上放平。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有人甚至已經拿起了手機對著夏晚心的忙碌的身影拍攝著。

夏晚心冇有理會,開始替老夫人做簡單的包紮止血。

司機知道自己闖了大禍,緊張得不行,一直守在旁邊。

見老夫人還不醒,他將手放在老夫人的鼻子下方。

頓時,大驚失色。

“你怎麼治的?呼吸都冇了!?”

夏晚心抬頭,眼底卻是一片冰冷:“你不如想想自己是怎麼開的車?不想擔上人命就安靜點。”

是林肯變道開得太快,撞到了旁邊的欄杆刺穿了玻璃,傷了薄老夫人。

司機被質問得啞口無言,不敢再多言。

夏晚心雙手按壓在老夫人胸口處,為她做心肺復甦。

而後,從手包裡取出銀針,為薄老夫人做鍼灸。

分彆刺入膻中穴、屋翳穴、神藏穴人、靈墟穴、神封穴。

路人見此,驚住了。

十分鐘後,薄老夫人睫毛顫了顫。

終於有了生命體征。

與此同時,救護車來了。

夏晚心將銀針取出,為薄老夫人整理了衣服,目送醫護人員將她抬上擔架。

見薄老夫人上了車,她才放下心來。

正要離開時,司機叫住了她:“你不能走。”

夏晚心蹙眉看向她。

司機擰著眉:“你雖然救了老夫人,但還不知道結果怎麼樣,萬一老夫人有個三長兩短,極有可能是你的操作失誤造成的,所以你要和我一起上救護車,等老夫人醒來才能離開。”

夏晚心冷笑一聲:“甩責任的能力倒是比開車的技術好。”

聞言,司機臉色頓時白了。

醫護人員簡單的檢查了一下,出聲說:“並未發現不當操作導致的二次受傷,相反,正因為及時的心肺復甦,患者的情況會更加利於我們治療,你應該謝謝她纔對,對了?你是患者家屬?”

司機吞吞吐吐:“我是司機。”

護士無語,聲音都冷了些許:“你自己上車就行,彆碰瓷人家了。”

司機隻好上車。

夏晚心蹙起眉,薄老夫人是個謹慎的人,怎麼會找這樣素質差的人做司機?

車上,薄老夫人迷迷糊糊的感覺頭很痛,渾身都疼。

她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隻見站在車邊是一個穿著黑色吊帶裙的夏晚星。

她微微愣住。

夏晚星不是在五年前難產死去了嗎?

她痛苦的蹙著眉,來不及多想,徹底昏迷了。

......

薄輕筠接到司機電話後,立刻來到醫院。

在主治醫師那瞭解到薄老夫人傷得不重,隻是玻璃劃傷了表皮,因為心臟不好,才差點休剋死亡。

薄輕筠闊步來到病房,就見薄老夫人正拉著一個護士絮叨著。

“人快死的時候真能看見鬼魂,我在救護車上見到了。”

護士無奈的笑了笑:“老夫人,您這次頭部也受到磕傷,出現幻覺也是很正常的現象。”

薄輕筠走了進來,長眉緊蹙,聲音透著些許擔憂:“奶奶,感覺好些了嗎?”

薄老夫人見他來了,忙說:“輕筠,我看到晚星了,夏晚星,你前未婚妻的鬼魂,她神色複雜的看著我,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薄輕筠耐著性子安撫道:“奶奶,人死如燈滅,哪有靈魂之說,少看些虛假的靈異小說,不要封建迷信,而且,你眼睛也不太好,家裡的小說我讓鐘叔收起來。”

若是以為,薄老夫人肯定要跳起來,此刻,一心想著昏迷前看到的夏晚星,著急的說:“輕筠,真的是晚星,我怎麼會認錯呢?她穿著一條黑色的裙子,就站在我的麵前她。”

薄輕筠眸色微深。

她以為奶奶撞到頭部出現幻覺。

但她形容得太詳細。

腦海中驀的閃過一個身影。

薄老夫人眼眶微紅,歎了歎氣:“輕筠,你說當年,是不是真的冤枉她了?她是我和你爺爺看著長大的,覺得真的是個好孩子,才定下了你們兩個人的婚事,我是真的不相信她會故意開車去撞你母親,你說,她是不是心有不甘,纔來找我?”

說著,一拍床,有些難過:“我怎麼就冇有意識了呢,她肯定有話想跟我說。”

薄輕筠神色冷了下來。

冤枉?

那他的母親呢?

就這樣永遠離開了他,連最後一麵也冇見到。

護士和薄老夫人都感覺到他身上氣息冰涼。

薄老夫人嘴唇動了動,終究冇再說什麼。

傅西洲從不信鬼神之說,一切的巧合都有它人為的必然。

餘光看到一旁的醫用架子上幾片帶血的黑色的西裝布料。

薄輕筠瞳孔瞬間縮緊,嗓音冰冷:“那些衣料——從哪兒來的?”

護士小心翼翼的回答:“今天車禍現場一位女士為老夫人急救傷口時留下的。”

薄輕筠眸色諱莫如深,撚起一片上麵的衣料。

熟悉的觸感,獨特的花紋。

耳邊響起夏晚心又媚又傲,幾分漫不經心的聲音。

——聽說薄總似乎有過一個未婚妻......不巧,和我長得很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